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mesj9B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绘画

缅甸的绘画艺术最早要追溯到新石器时代。1970年代缅甸考古学家在掸邦南部约一万年前的新石器遗址帕达林洞穴中发现了12幅岩画,并对之进行了考察。这些岩画系用红褐石描绘,画面在太阳图像和牛、鹿、象、鱼等动物图象,虽线条简单,但形象生动活泼。反映了先民的原始崇拜和当时以渔猎为主的生活。现缅甸国家博物馆中展有这些岩画的摹品。

缅甸封建时期的绘画艺术在早期从形式到内容都受到印度文化尤其是佛教文化的深刻影响。如早期的贝叶画和蒲甘初期的壁画,题材内容多以佛本生故事为主,人物形象、佛教图象都带有印度风格。但到12、13世纪,寺院佛塔中的壁画无论构图还是色彩都开始明显地表现出缅甸民族绘画艺术的特征。即笔法柔细,线条挺拔,色泽艳丽。颜料使用了雄黄、银朱、虫绿、百垩等。14世纪以后,壁画有了进一步发展,不仅应用于佛教建筑,而且也应用于宫殿建筑的装饰。表现题材也由佛教内容扩大到宫廷和世俗生活的画面。线条造型和色彩的运用更趋纯熟。

自蒲甘以来的缅甸古代绘画一直采用素描造型(以单线描为上)并设色填彩的绘画技法。构图丰满完整,线条单纯明快,勾描或精致细腻,或简约粗略,静动结合,写意传神。画面不表现三维空间的立体感,而以二维空间的平面感来取得装饰效果。这与两方传统绘画注重透视,突出明暗、立体感,追求写实的风格迎然不同。在色彩运用上颜色的种类并不复杂,从蒲甘晚期至贡榜早期一直沿用红、黄、绿、黑、白几色,贡榜后期才增加了紫、蓝、靛蓝色。图画均以墨线勾描,人物口唇、两腮、鼻粱施以朱红,面部和皮肤施以浅黄或白色,服饰及其他图案多为红、绿两色,少部分为黄色。

缅甸古代壁画的背景图案和宫殿庙宇等建筑的天花板、栋檐梁拄上的纯装饰性图案大致有四种,也称“四种绘画手法”:(一)连花纹图案(包括莲花、莲苞、莲藕、莲芯、莲叶、榕、葡萄、果藤等花蔓藤叶植物的各种艺术性变体,也包括圆、弧、菱形、曲线、螺纹、盘龙纹等无生物花纹图案),(二)神女花纹图案(包括神仙、仙女、公主、王子、帝释、梵天等拟人形象),(三)猴花纹图案(包括猴、狮、鸳鸯等动物的图案化形象及咖咙鸟、那牙神兽、紧那罗、魔鬼等神话传说中的动物形象),(四)大象花纹图案(包括象、马等身体庞大的动物及静止物体)。这些图案在绘制时可以互相融合,在绘画发展史上形成了具有独特民族风格的传统图案,并广泛运用于雕刻、泥塑等工艺。贡榜王朝敏东王时期缅甸绘画发展较快。由于对外交往增加,西方美术传入缅甸,东西方绘画技法的交流促进了缅甸绘画的发展。这一时期的绘画除保持传统的单线素描技法外,也吸收了西方的油画艺术,在壁画、纸折画、帆布画中都出现了油画作品。

蒲甘时期画树木时是一片树叶一片树叶地勾勒描绘,而到贡榜后期树木仅以颜料绘制,很少有线描了。进入20世纪后,西方绘画艺术的影响越来越大。1920年起英属缅甸政府派遣吴巴年和吴巴佐等人赴英专修西方艺术。20世纪至50、60年代也不断有美术家赴欧洲、中国学习美术、绘画、雕刻等。以风景、人物为题材的油画、水彩画、铜板画等都在缅甸发展起来。如水彩画《大金塔广场》(吴巴佐)、《香蕉》(哥佐温)、油画《摩诃班都拉将军》(吴巴龙勒)、《送斋归来》(觉吞林)、《金庙》(敏彬钦)、《大胖子》(吴巴年)、《哈卡钦族少女》(吴敏乃)等都是西方艺术技巧与民族艺术风格相结合的现代绘画佳作。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