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WXG8FcQ6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蒲甘碑铭文学

随着11世纪缅甸文字产生并经历了一段成熟、发展期后,书面文学应运而生。据考,初期记载于贝叶和糙纸折上的文字由于缅甸气候炎热潮湿,难以长久保存。只有部分佛像陶片文、佛塔釉片文、壁画文、碑文等还能保存至今。佛像陶片文只有简单的祝祷词:佛塔釉片文、壁画文只是佛本生故事图像的简要说明文字,碑文则较长,大多是遗塔、建庙、施台或献地、献奴等佛事的记录。

严格地讲,碑文这种记叙文并非真正的文学作品,但对研究当时的礼会、政治、经济、文化乃至语言都有重要意义,而其写作风格与文体对后世缅甸文学则更有深远的影响,是缅甸书面文学的基石。

《亚扎古曼碑》(亦称《妙齐提碑》)刻于1112年,是蒲甘碑铭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方,其碑身为一方棱柱,四面分别用骠、孟、巴利、缅四种文字镌刻了相同的内容,即1112年蒲甘王朝江喜陀王之子亚扎古曼在父王身患重病弥留之际,为感谢父王养育之恩,将父王赐给母后的首饰铸成金佛一尊,呈献给父王,并建塔供佛,按当时蒲甘人的习俗,将此事撰写成文,附祷词咒语镌刻于石碑之上志念。其中刻有缅文的一面被公认是书写最完整。

碑文中有几句这样写道:“…王赐三村奴隶予爱妃。妃死,王将妃之饰物并三村奴隶授予其子亚扎古曼。”王在位28年后重病将死,王妃之子亚扎古曼感王养育之恩,制金佛一尊。心中感到快慰对王奏道:“此金佛乃儿臣为父王所制。父王所赐三村奴隶也一并献予此佛。”王闻言甚喜,曰:“善哉!善哉!”….碑铭全文用词简练,无繁琐修饰语,笔调流畅。虽是一篇记叙短文,但也有一定情节与简明对话,叙事抒情兼而有之。到13世纪碑文中出现了长句,如《登卡都之女碑》(1266年)、《敏弯寺碑》(1271年)等。

刻于《敏湾寺碑》背面的波瓦苏王后祷词中有如下长句:我愿(来世)成人,比所有人得到更多的富贵荣华与幸福。我愿(来世)成神,比所有神具有更高贵更美好的肤色、长寿、无病、相貌俊俏、声音优美、身材秀丽,受到一切人神的喜爱钦羡。我愿拥有大量的金、银、宝石、珍珠、珊瑚等无生命的瑰宝,拥有象、马等有生命的财物,我愿威震天下,名扬四方。可见此时的碑文中不仅有大量修饰语,而且运用了排比、对偶、比喻等修辞手法。还有一类记录史实的碑文,虽发现的数量不多,但其重要性却不容忽视。

《迦娑婆饬令碑》(1249年)是一项王令。文中不仅详细阐明有关惩治盗窃的问题,还借用宗教之威严,告诫人们不要干偷盗的勾当。《信第达巴茂克碑》(1287年)则记录了那罗梯诃波帝王与元朝交战兵败,高僧信第达巴茂克奉命出使元朝,前往大都(今北京)议和的前后经过。迄今发掘到的蒲甘碑铭已有1500方以上,很多碑文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中大多是记叙文,文风朴实,被认为是缅甸最古老的短篇小说的雏形。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