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cXBGtdE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上古时期的缅文

历史上,缅族在到达缅甸境内建立起自己的国家之前,为了生存不断地迁徙、征战。他们不曾有过稳定的环境去发展和巩固自己的文化,更谈不上利用文字来传承文化了。文字学家们认为先缅人进入中部叫栖一带时还没有自己的文字。8-9世纪,缅族从孟族手中夺得了叫栖地区后,开始接受孟文化的辐射。其生活趋于稳定,物质文化有了很大的发展。

11世纪,随着缅甸第一个统一王朝的建立,如何传递自己民族文化的问题也就不可避免地摆到了他们面前。缅族人有了一种要创造自己文字的紧迫感。当时,缅甸境内主要流行的3种文字中骠文、孟文使用较为广泛。孟文字母结构比骠文要简单,具有好写好认的优点。加上缅族对孟族文化的认同及帝王们对孟文化的推崇,有心创造发展自己文字的缅族自然而然地把目光投向了孟文,文字随着宗教而传播。

1057年阿奴律陀把30部用孟文字母拼写的巴利语三藏经典带回蒲甘后,蒲甘僧俗界掀起了学孟文、识孟文的热潮,皈依了上座部佛教的缅族人在孟族僧侣的指导下通过孟文来研习深奥的佛理。缅王江喜陀出于对孟文化的热爱和政治的需要无一例外地用孟文颁布命令法律、刻写碑铭。由于尚无自己成熟的、规范统一的文字,蒲甘缅族先是用孟文拼写的巴利语,尔后又用孟文来记录自己的文化活动。在缅族以孟文传承自己文化的同时,部分缅族僧侣学者也开始了改造孟文创制缅文的探索。由于语言体系的不同,孟文记录缅语遇到了音、符不合的现象。

11世纪,在东渡来缅的锡兰学僧的帮助下,缅族僧侣学者初创了缅语拼音系统。缅文发展史上最重要的资料是亚扎古曼碑铭(摩耶佛塔碑铭)。亚扎古曼碑刻于1112年,为一块四棱柱体石碑。石碑的四个面上分别用巴利文、孟文、骠文和缅文4种不同的文字刻着同一内容。它是缅王江喜陀在临终病危时,王子亚扎古曼为了祈求父王能摆脱病魔和称颂父王的功德及思典所刻。通过对该碑的研究,我们明确地知道了早期缅文流行的年代。其次,知道了当时的缅甸境内同时使用着4种文字。这4种文字从形体上来分只有二类,一类是巴利文、孟文和缅文,它们之间字体极为相似,另一类型为骠文,字体与前3种迥然不同,从亚扎古曼碑文来看.可以发现当时的缅文还没有完全定型,如有些字在同一碑史中写法竟有3种之多。这样看来来在12世纪前缅甸使用着多种文字有梵文、巴利文、孟文、骠文等,同时也存在着缅文的早期形式。但直到1112年亚扎古曼碑以后,缅文才开始广泛地运用起来。蒲甘附近的罗迦太班寺我们可以见到许多壁画,这是描写佛本生经故事的。这些壁画下方,有着孟文和缅文的注释,注释中的缅文比较混乱,可见此时乃缅文的初创时期。

此后,经过60年的过渡,缅文终于完善起来,缅王那罗波帝悉都时期(公元1173-1211年)依照孟文而创制的缅文开始取代孟文,上升为主导文字,成为缅人文化生活中的唯一官方用字。至此,缅文作为缅甸文化传承的媒介和文化载体的核心得以大量的运用。到了1230年难昙摩耶统治时期,缅文的拼写法才得到统一。鉴于历史上孟文对缅文的贡献,及孟文与缅文的密切关系。现在人们一般把缅文和孟文合称为孟缅文字。这一时期的缅文在文字上有如下特点:(1)缅文字体由比较混乱和不统一发展到统一、比较规范,(2)元音字母还未被符号代替、书写音节时往往在辅音上下直接写上元音字母,(3)有较多复辅音声母。如:kl,pl,phl等,(4)字体为方型偏圆,(5)声调标志不完全。这一时期还首次出现了缅语音韵表。它将缅文分成辅音字母23个,元音字母12个,韵母分成六组38个。这是对缅语语音作了科学的分析后,第一次系统地提出的音韵表。缅语音韵表的作者为吴基北(信第达巴茂克)。

据说,迦娑王在位时期(1235-1249年),有一位高僧到王宫来化缘,请求迦娑王布施石笔。国王感到很惊讶,问其何故,答曰要学习经文。当时这位高僧已60多岁了,国王认为他决不可能再学会认字,便不以为然地说道,木杵也许有朝一日会长出新芽来,法师您要学会认字是不可能的了。说完仍然布施了1缅斤石笔给那位高僧。高僧并未因此气馁,他用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刻苦学习,终于学会了经文。一天,他举着一根木杵,上面绑上许多嫩枝来到国土面前说:陛下,贫僧已经学会了经文。国王不信,让大臣们考他。结果证实了高僧说的是事实。国王对其大加赞誉,赐号“第达巴茂克”(意为名扬四海者)。还请他主持编写一部缅语音韵表,作为学习缅语的基础,以推广识字。经过信第达巴茂克的努力,缅甸历史上首部缅语音韵表终于问世。它对后来推广和学习缅文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法师也因此被人们称为“缅文之父”。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