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Ji4KGAn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伦理理想与实现途径

于小乘佛教是一种自力解脱的宗教,所以受佛教影响的缅甸传统社会的伦理亦即为一种从自我出发的自我中心主义伦理。其中心点就是一个道德完善的自我,然后推己及人,实现社群道德和社会道德的秩序井然。因此,要实现社会伦理理想就要首先实现个人人格伦理理想。这主要表现在每个社会成员要根据自己不同的社会角色严格按照特定的伦理规范行事。

按照缅甸的说法,缅甸社会主要存在以下几种人伦关系:僧俗关系、父子关系、师生关系、君臣关系、夫妻关系、兄弟关系、朋友关系。佛教规定了这7种关系必须遵守的道德规范,这些规范不容许变动,其精神贯穿整个缅甸社会。它还是一种集团划分的依据,并以此来实现缅甸社会的尊卑秩序。每个缅甸人在推行人伦关系时,首先要处理好的就是僧俗关系、父子关系、师生关系,余次再推行到君臣、夫妻、兄弟、朋友关系。这些关系是佛教浸染下、村社意识的产物,是佛教伦理族群化和社会化的结果。归结起来便是“五敬”关系:神段的佛、法、僧,人段的父母、尊师。

缅甸的伦理秩序以自我个体为中心散开,围绕自己越近与自己的亲缘关系便越密切。以此进行排列可以得出缅甸社会的伦理关系的核心,在和谐基础上的敬于神、亲于人的行为准则。它以家庭内部人伦关系为出发点,推及社会及人神,以等级和尊卑为先导,推衍出整个社会的伦理模式。这就难怪《日唐书·骠国传》中形容当时的缅甸骠族社会是“君臣父子长幼有序”了。从伦理义务上看,作为佛教徒的缅甸人为了来世的幸福,在社会交往中基本上能够做到屈己伸人、克己敬人。

在整个人伦关系中,人们一方面要自我克制,另一方面也会受到外界的克制,而其中自我克制更为重要。这样一来,个人的道德修养就成为了首要任务。“修身”“积德”成为人们的神圣义务和最高人格理想。如前所述,缅甸社会以业和功德为首要追求。个人道德修养是向内心的追求,它主张自我修养,提倡对内心道德境界真实无妄的信念与追求。佛教规定的能生功德的“十善业”中营事(仕事,veyyavacca)就提倡社会成员要有角色意识,恪尽职守、各尽本分。

敬重(apacayana)则要求无论对何人或无论处于何境地都应敬重他人,减损骄傲与自负,认为谦虚是最好的美德,自负是最坏之不幸,提出在所有人际关系中都应该深怀敬重他人之心,孩子应敬重长辈,尤其是对父母族亲要恭谨有礼,年幼者敬年长者、臣民应敬君主、在家人应敬出家人、礼拜布施僧侣、沙弥应服从比丘、一切人应敬重佛陀,以他为至尊。

得施(pattidana)要求民众避免以自我为中心的占有态度,以为即使是一个人所获之善业功德,也应视为一切有情之属共同领有。得施善业思想在缅甸社会中具体化为转荐福业的仪式,如分福。由于严格履行伦理准则,虔诚与精进已大大地改善了人们所不能避免的恶业。但是人们仍需与他人分享已获功德。缅甸文化中获取功德的最佳途径便是布施。十善业中的持戒(sila)月直接而明确地规定了僧俗民众的日常行为准则和处事规则。由持戒而衍生的各种规范成为缅甸人的立身之本。

千百年来,缅甸社会基本上依照了佛教《长部经典》之三十一的《尸迦罗越六方礼经》来处理各种人伦关系。在《尸迦罗越六方礼经》中,佛陀告诉尸迦罗越,声闻弟子应当尊敬父母、啊阇利(老师)、妻儿、朋友、仆役、沙门婆罗门,即六向礼拜。六向礼拜代表了六种人伦关系:父母为东方,师尊为南方,妻子为西方,朋友为北方,仆役为下方,沙门婆罗门为上方。佛教认为,为了维护这六个方面的关系,有必要遵守毗奈耶律(戒律)。只有这样才能把握今生来世,以后求生天界。

毗奈耶律成为了缅甸人行为之规范,它包括以下内容:儿子应想到父母的养育之恩,应供养父母,维护家业,尽力安排好家庭生活,布施僧侣、为父母祈福,弟子应以老师为礼敬对象,见到师尊应起立,应参见师尊聆听教诲,服侍妻子,给妻子以保护,支持妻子应有的装扮,对朋友应说真话,应互相帮助,信守诺言,对仆役应恰当安排他们劳动,供给他们以衣食之具,生病时要照顾他们,要给他们余暇和娱乐时间,对待沙门要慷慨、虔敬,言行举止应该仁慈。

反之,除沙门婆罗门外,其他五种人也有自己的义务和责任,父母应督促儿子、不使其误入歧途,给他娶妻,并将家业及时传给他,为人师尊者应尽心传授技艺给弟子,并教导其与好人为伍,妻子应服从丈夫,小心管理他的家业,要慷慨好客,值得丈夫信任,对待下属要宽厚、自己则应勤勉,仆佣在主人面前应恭谨,要忠于职守,要先于主人起床,晚于主人休息,不讲主人的坏话、朋友之间要劝阻放荡行为,保护朋友的财产,不在患难时背弃朋友,要抚爱朋友的儿子,沙门婆罗门有资格接受慷慨布施,有义务教人行善,祝福他们所获善业,告诉他们未曾听闻的善法,给他们显示通往天界的道路。

佛教对社会所有成员所作的行为要求都是基于这样一个出发点的,即希望达成一个和谐的社会、和谐的集体。由于佛教的社会整合功能,小乘佛教通过经典和僧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了缅甸利会,规范了社会成员的伦常行为,指导了他们的价值取向缅甸自从接受佛教以来,就一直把实现佛教教义作为自己道德的最高追求,形成了一整套的伦理制度,对个人(包括家庭成员)行为有严格的限定。它注重人们的身份秩序,家庭里的尊卑长幼、社会中的上下贵贱。这种秩序在很多情况下没有明确规定,是由人们凭着各自不同的身份所遵守的道德义务体现出来的。它渗透于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在生活起居、服饰、车马等生活方式中,在婚丧祭祀的礼仪中,都能够体现出人伦秩序。人们都以佛法的规范来安身立命,无须国家以社会法律的形式来束缚其社会活动。在这样一种状况下,其法律当然会十分简单。

传统缅甸社会里,法律主要是指习惯法,包括民法和刑法。这些法律主要在于解决纠纷,对逾越礼制、违反伦理的行为给予惩罚。原来这些惩罚多是在村社内部进行的,后来这种权利被国家利用后成了国法。即使这样,缅甸的法律范畴也没有超越礼制,若碰到人伦关系就必须服从礼俗的制约。法律的基本原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存在人们身份的差别。但这个基本原则在缅甸古代法律中是行不通的。缅甸古代法律以礼入法,其目的是要通过一种强制手段来告戒全体成员各安其所,各善其身。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缅甸传统社会主要通过德与礼的教化和刑与罚的惩戒来实现。后者是前者的辅助手段。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